双标 浮标 无标——俄乌冲突暴露西方多重丑态

发布日期:2022-05-24 13:35   来源:未知   

  自俄罗斯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以来,美西方加大打压围堵俄罗斯力度,对俄实施全方位、无差别制裁,竟然把全球化当成武器,甚至连体育、艺术和学术等领域都不放过,充分暴露出其一贯执行“双重标准”“浮动标准”,实际上“毫无标准”“以我为准”。

  西方国家向来标榜,强调任何人都有自由表达观点的权利。“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流传甚广。

  然而,俄乌冲突升级后,一些西方国家却说一套做一套。人们看到,一些西方媒体刻意扭曲事实,加强反俄宣传。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在欧盟地区限制或屏蔽俄罗斯媒体和网民的信息。

  与此同时,一些西方国家通过种种手段压制支持俄罗斯的声音,甚至直接将俄媒“消音”。欧盟决定禁止俄罗斯国家媒体今日俄罗斯和卫星通讯社的新闻信息产品在欧盟落地和传播。英国通信管理局宣布吊销今日俄罗斯在英国播出节目的执照。

  西方一些政界和社会人士喜欢宣称“人人生而平等”。然而,俄乌冲突却暴露出不少西方人仍以肤色、种族、宗教信仰作为评判他人的标准。

  “金发、碧眼”“白种人”“这些逃离战火的人不像叙利亚难民那样”“这里不是阿富汗,这里不是伊拉克,战事竟发生在文明的欧洲”……这些词句出现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法国商业调频电视台等媒体的报道中。

  一些西方记者将乌民众与中东、北非难民做比较,潜台词是前者比后者“更优质”,“更不应该”承受这一切;分析乌克兰局势时,时常以“欧美中心论”视角,体现出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他们对于这场冲突发生在欧洲感到“不可思议”。

  印度资深记者莫汉说,种族优越感是西方媒体歧视性报道的根源,这“非常令人失望和愤慨”。

  美西方一向标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过,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对于俄罗斯人的财产权,西方国家则另当别论。

  在俄罗斯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德国、法国、波兰、意大利、美国、英国等多国决定冻结、扣押一些俄罗斯人的资产,包括房产、游艇、存款和飞机等。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多国成立了多边特别工作组,旨在协作没收和冻结一些俄罗斯商界人士的资产。据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美国一个由两党参议员组成的小组提议,授权联邦政府没收被制裁的俄罗斯人资产。

  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和宗旨等。

  俄乌冲突加剧后,在不少西方国家媒体鼓噪下,政治因素开始渗入体育赛场。西方国家一些体育组织、团队和运动员威胁,如果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在场,他们将不会参赛。

  国际足联与欧洲足联发表联合声明说,俄罗斯的所有球队,不论是国家队或俱乐部球队,都不得参加国际足联与欧洲足联的比赛。今年的一级方程式赛车(F1)俄罗斯大奖赛也被取消。俄罗斯前F1车手达尼尔·克维亚特说,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和球队参加国际比赛非常不公,“这违背了体育教给我们的团结与和平原则。”

  舞蹈、音乐、文学和美术等艺术形式可以超越国界、肤色和语言,引发人们的共鸣。但眼下在标榜艺无国界的某些西方国家,俄罗斯艺术领域也未能逃脱制裁。

  俄罗斯指挥家、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瓦列里·格尔吉耶夫因为没有公开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失去了首席指挥的工作。俄罗斯女高音歌剧演员安娜·涅特列布科在瑞士苏黎世歌剧院和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的多场演出被取消,理由是她未对俄罗斯领导人提出批评。英国、爱尔兰等多地剧院取消了柴可夫斯基的经典作品演出。意大利米兰-比可卡大学取消了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课程。

  专栏作家拉提夫·卡德里在《布鲁塞尔时报》撰文评述,“取消文化”是一种非理智的幼稚行为。

  “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这是不少西方医学院学生都会宣读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中的内容。不歧视病人、不损害病人利益是医生的基本伦理规范。然而,在俄乌冲突加剧后,一些西方医学机构却对俄罗斯病患采取了歧视性政策。

  德国慕尼黑的亚特罗斯诊所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拒绝接收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患者。此举引发网民强烈批评,诊所随后被迫道歉。

  国际肿瘤学科互助组织“肿瘤警报”网站宣布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停止在俄罗斯境内的所有合作和交流活动。这意味着俄罗斯专家和患者将无法通过这一平台寻求帮助。

  瑞士、瑞典、芬兰等国家曾宣布永久中立。按照国际条约,永久中立国有回避义务,不得为交战国提供与战争有关的直接或间接援助。

  但是,俄乌冲突爆发后,上述国家立场纷纷出现明显转变,已难言中立。瑞士加入制裁俄罗斯的行列,冻结俄罗斯有关个人和机构在瑞士资产;瑞典宣布将向乌克兰运送5000件反坦克武器;芬兰宣布将向乌克兰运送2500件突击步枪和15万发子弹等;奥地利宣布向乌克兰提供防护装备,对俄关闭领空。

  不少西方大学和教育机构标榜,全球化时代,学术、科学交流应该做到无国界、无利害、无敌我。但俄乌冲突爆发后,这些理念被断然毁弃。

  荷兰高校和研究机构发表联合声明,中止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高校的伙伴关系。俄乌冲突加剧后,爱沙尼亚一些大学开始暂停接收俄罗斯学生。

  发布QS世界大学排名的英国QS全球教育集团宣布,将不再把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大学列入排行榜,也不推荐俄罗斯作为教育目的地。

  德国曼海姆大学校长托马斯·普尔发表视频演讲,称该校目前不再与任何俄罗斯科学机构合作,暂时不想接收来自俄罗斯的学生。演讲视频引发许多学生不满。一些学生表示,德国自诩为“学术自由”理念的发源地,而不收俄罗斯学生显然是歧视。